首页 > 当代文学 > 经典名著 > 征轮侠影
征轮侠影 还珠楼主
6.84万 字 总点击 54 推荐票 0

征轮侠影 还珠楼主作品 去今廿年以前,约在五月初光景,一辆大火车头吐着蓬蓬黑烟,拖着一列急行客车,正从浦口起由甫而北。就中一辆三等客车近门第三排椅上对坐着两个行客。一个年已衰老,看去像个走背运的官场中人。另一个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,貌相白皙,颇为英俊,身穿一身重孝,看去年轻,行路却极在行,自从浦口上车便把茶房唤来,低声说了两句,茶房立即喜笑颜开,代他把行李安置停当,将一床呢毯铺在座位上面。这一趟车客人不算很多,少年一人占了两个座位。开车以后脱去长衣,取出茶叶,命茶房取来开水空壶,当面将茶泡好,回身取下暖瓶,灌满开水,放在座下角落里。由手提箱内取出一双漆皮拖鞋和大半筒绿锡包香烟,两本线装书,将脱下来的一件灰布长衫和脚底白帆布鞋依次包好放入箱内,推向座位底下。拖鞋放在面前,两脚一抬,大半身靠在车壁上面,点燃一支纸烟,取书看了几页看不下去,手按书本搭向胸前,望着车顶出神,面有忧戚之色,纸烟自从点燃吸了一口便夹在手里。

书友评论
征轮侠影 还珠楼主作品





去今廿年以前,约在五月初光景,一辆大火车头吐着蓬蓬黑烟,拖着一列急行客车,正从浦口起由甫而北。就中一辆三等客车近门第三排椅上对坐着两个行客。一个年已衰老,看去像个走背运的官场中人。另一个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,貌相白皙,颇为英俊,身穿一身重孝,看去年轻,行路却极在行,自从浦口上车便把茶房唤来,低声说了两句,茶房立即喜笑颜开,代他把行李安置停当,将一床呢毯铺在座位上面。这一趟车客人不算很多,少年一人占了两个座位。开车以后脱去长衣,取出茶叶,命茶房取来开水空壶,当面将茶泡好,回身取下暖瓶,灌满开水,放在座下角落里。由手提箱内取出一双漆皮拖鞋和大半筒绿锡包香烟,两本线装书,将脱下来的一件灰布长衫和脚底白帆布鞋依次包好放入箱内,推向座位底下。拖鞋放在面前,两脚一抬,大半身靠在车壁上面,点燃一支纸烟,取书看了几页看不下去,手按书本搭向胸前,望着车顶出神,面有忧戚之色,纸烟自从点燃吸了一口便夹在手里。
最新章节 :   征轮侠影 更新时间 : 2019-12-30 14:51

同类推荐
  • 少年

    作者 : 倪匡

    少年 倪匡作品   我有一只用藤编成的小箱子,这是我求学时期的书包。当时,几乎每个中学生都用它,后来,由于女学生用它的更多,男学生为了表示自己潇洒豪迈,又嫌这种箱子多少有点娘娘腔,所以都弃而不用了。我一直保留着这只小藤箱,箱中放满了别人看来一点用处也没有,对我来说却都有一定意义的东西,每一件都可以引起一段回忆,和有一个故事。那天,我又打开了这小藤箱,顺手拈起了一张小纸片,小纸片上写着一个西文字:Katsutoxin。在这个字的旁边,有一个表示对、正确的符号:“V”。

  • 迷失乐园

    作者 : 倪匡

    迷失乐园 倪匡作品   这个故事的题材极怪异,几个人,甚至曾彻底转换过形体的玫瑰,都认为如果舍弃了猜忌、敌对、仇恨,完全以人性美好的一面夹对待异星人,那就会有和平、爱护、智慧、进步,使地球人离开丑恶,到达一个新的世界,能使地球人跻身于宇宙星际的高级生物行列之中,不然,地球人永违无法摆脱低级生物的地位。可是原振侠就算愿意相信,他看到的可怖景象,却又使他无法接受,他更愿意接受另外两个见过那种现象的人的说法:那是人类的末日到了!

  • 沙漏3·终结篇

    作者 : 饶雪漫

    沙漏3·终结篇 饶雪漫作品   怀着明星梦闯荡北京的蒋蓝,遇到了迷一般的男生古木奇,自此陷入危机之中。蒋蓝如何揭开谜底,古木奇和蒋皎是什么关系,蒋蓝的真命天子又在何处……莫醒醒告别过去,与陌生人开始了一段全新的生活,她与江爱笛生的微妙关系,与米砂之间断不了的牵绊,对路理王子的心结何时才能打开……《沙漏3》(终结)为你奏响十七岁疼痛青春的华丽尾章!……    

  • 云中歌(大汉情缘)

    作者 : 桐华

    云中歌(大汉情缘) 桐华作品   西汉时期,八岁的汉昭帝刘弗陵被追逼到万里荒漠,走投无路之际,一个骑着天山雪驼的绿衫女孩云歌凭空降临,将其带出荒漠。冷漠似冰的刘弗陵最终被精灵可爱的云歌打动,互赠礼物后相约十年后的长安相会。十年后,云歌带着儿时的诺言来到长安寻找刘弗陵,无奈此时的刘哥哥不仅不记得儿时的大漠诺言,而且身边还多了个贤惠美丽的女子许平君。伤心的云歌正欲返回西漠,却遇上了难缠的绝世美男孟珏,云歌以为幸福的生活从此开始,谁知又卷入了一场宫廷王位之争……   

  • 大侠的刀砍向大侠

    作者 : 奇儒

    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奇儒作品   忘刀先生的刀和俞傲大侠的刀谁比较快?……八月的风,在京城已经有一点点的凉意。甚至在入夜以后像涮羊肉、三热酒鸡这一类的冬令的补品都提早上市,往往你还得订了位子才有得吃。街道上走过的各色男女,每个人都穿上半厚的绵衫,脚步悠闲的令人想起秋天是属于诗的日子。虽然权宦刘瑾仍在宫中跋扈得很,虽然南疆一带的匪乱仍旧未靖。但是像这种秋高气爽的天气由不得人不高兴起来。在这个八月天里京师的人特别兴奋,因为这里即将有一场三十年来难得一见的盛会。